List Headline Image
Updated by Shufang Tsai on Jun 12, 2014
 REPORT
Shufang Tsai Shufang Tsai
Owner
30 items   2 followers   2 votes   235 views

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 ~ 停聽看

在混亂、被操作的媒體宣染中,試著整理一些幫得上忙的資訊。

張勝涵:我是江子翠人,我想活在更好的社會 - 想想Thinking Taiwan - 想想台灣,想想未來

我是江子翠人。今天傍晚我走進江子翠站時,距離犯人被捕不到二十分鐘。或許是因為我到場時一切都已經太晚,但是我感到恐懼的不是我臨近命案現場,也不是我如果早點出門就可能目睹甚至捲入事件本身。我感到恐懼的是,我待在捷運站的那十分鐘,從頭到尾都沒有人在向其他人說明現在發生什麼事了。 ...

4

公視關於挪威 布雷維克 殺人案的評論:

公視關於挪威 布雷維克 殺人案的評論:

四篇的標題:

*他奪走我們最美的玫瑰,可是帶不走一整個春天
*挪威屠殺案審判觀察:緊守自由民主法治的價值
*為惡人而辯? 里佩斯塔德:相信司法解決問題的方式
*劫後的挪威 依舊堅持務實的人道民主
*挪威慘案的啟示:莫向右派沈淪!

2

關於北捷事件,為了避免二度傷害,放大創傷,陳錦宏医師建議是:

關於北捷事件,為了避免二度傷害,放大創傷,陳錦宏医師建議是:

陳醫師的PTSD經驗,值得大家參考。

"我們對死傷者及其家屬感到悲傷,而我們勢必共同揹著此悲傷記憶與不安,疑惑與憤怒的心情走一段路,願彼此安慰打氣與互相照應。"

3

撕下標籤,才能阻止暴力

撕下標籤,才能阻止暴力

"其實這個社會的多數人,包括你我,若沒有足夠的自省,我們散佈恐懼、製造仇恨的方式,跟犯案者其實沒有什麼不同。唯一的不同在於我們擁有較多的內在與外在的資源,來遏止我們做出不理性的事。"

5

“不可以幸福”的加藤一家

“不可以幸福”的加藤一家

他的死牵出了一件陈年往事,让日本社会再次震动。这位青年姓加藤,哥哥是著名的杀人犯加藤智大。2008年6月8日,加藤智大在东京著名的繁华电器街秋叶原杀死了7名无辜市民。这场轰动整个日本的罕见“无差别杀人事件”,引发的余波至今尚未平息。

除了高分貝搶收視率 還能做什麼?

台北做為亞洲最安全的城市之一,發生如此重大的殺人事件,徹夜新聞轟炸後,學者提出許多建議:不要渲染避免模仿效應、避免傷及無辜、避免二次傷害、避免誤導偵辦方向…,那媒體到底能做什麼?實在想不出來,就盡量做到上述所有的「避免」吧。

風中物語:犯罪者的標籤 跟你一樣嗎?-風傳媒

發生了兇案之後,我看到忙著尋找「標籤」的社會。 「醉漢?啊,酒後亂性。」、「從龍山寺上車?遊民果然是亂源。」、「私立大學?魯蛇(loser)不意外。」、「理工科系?果然宅男。」、「沉迷電玩?就是這些造成暴力傾向。」 ...

張鐵志專欄:不要被恐懼綁架了我們 -風傳媒

我們不是要原諒犯罪者,而是要去問:我們該如何理解和認識一個人的惡?我們是否不用對人性與社會環境有任何思考與理解,而相信可以靠死刑來回答這些複雜的問題,並且相信這樣可以防止下一次不幸的發生?

獻給521江子翠捷運站不幸之受難者

別急著評斷, 別忙著貼標籤, 關掉電視, 帶朵鮮花, 走到江子翠三號出口, 紀念死傷的朋友, 撫慰你我驚恐的心. --獻給521江子翠捷運站不幸之受難者 Ptt Kissin Wang

社團法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: 【與孩子一起走過捷運殺人事件!】

回歸到自己的生命,我們同樣是自己所處環境的促發人,我們是讓社會,環境與家庭,孩子,對生命的愛多一些?還是抑制了對生命的愛?

每個悲劇後面,都有著求援的聲音

from:精神医學會

"當我們習慣將所有的人事物以粗糙簡便的方式訂定標籤後歸類,「標籤化」讓我們漸漸地只能看到事件的表面,未能傾聽事件背後是否有著求援的聲音。   精神疾病標籤化,讓我們誤以為沒有病的人不需要心理健康的協助;讓精神疾病患者背負莫須有的罪名;更讓許多可能疑似有心理健康問題的人們害怕就醫。 ..."

+時事:捷運喋血 急救包+

今天傍晚,在大眾熟悉的喋血事件發生之後,除了在網路上罵兇手去死、瘋狂的轉電視想看到更新的消息、感嘆這個世界好亂之外,我們究竟可以做些什麼?身為心理師,我明白類似這樣的傷亡事件會對當事者、受害者、家屬、該捷運上的所有乘客、以及透過媒體知悉這件事的所有民眾都造成心理衝擊,也可能會對人帶來一些心理創傷,因為他所具有的「日常生活屬性」(那是我們都搭過的捷運,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),以及「沒有預期的暴力...

江子翠喋血│我不敢搭捷運了,怎麼辦?

"絕望和放棄是很容易的事,對立與咒罵也是很容易的事。但如果我們選擇憎恨與絕望,那麼我們真的什麼也沒有了[5]。是的,這世界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,但也沒有想像中的糟,還是有很關懷你的人,還是有很多美好而溫暖的事情正在發生。"

521捷運意外 討論文章整理

簡單說明:5/21下午發生的捷運殺人意外,臉書上出現很多相關的討論文,因為臉書是一個很難回顧跟編輯的平台,所以我用hackpad整理、分類了一下,歡迎大家一起來編輯、補充。基本上沒什麼規則,只要附上作者姓名、連結並簡單摘要即可。也可以隨時增加新的分類。

日本隨機殺人事件 兇手家人被媒體追殺 | 北捷案危機處理 | 國內要聞 | 聯合新聞網

「加害人的家人,是不配擁有幸福的。」2008年日本秋葉原街頭隨機殺人嫌犯加藤智大的弟弟優次,在事件發生後近6年,承受不了媒體追殺與旁人異樣的眼光,今年2月自殺身亡。……加藤智大毀掉7個家庭,媒體毀掉加藤1家。

張娟芬:犯罪事件的反應公式

在淚眼模糊裡,最清晰的事情是:被害人支持系統,從來沒有發揮作用。在台灣,每一年都有鉅額預算,提撥給「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」。這個單位在法務部轄下,董事長就是高檢署的檢察長,並且每一個地檢署都相應地設立犯保協會的分會。理想上,有重大犯罪事件發生,通報檢警系統時,犯保協會就應該同步接獲通知,並且立刻對犯罪被害者提供專業支援與協助。但是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。因此大部分的被害者家屬面對媒體時,身邊都是民意代表作陪,不是犯保協會;而他們都說:「從來沒有任何人為我們做任何事。」

東海大學表態 鄭捷是東海的家人 | 世界公民報

台北捷運隨機殺人事件,媒體報導兇嫌鄭捷為東海大二學生,引起東海校友與職員深刻的感受與衝擊。 對此,東海大學秘書室於22日下午4點寄了一封:給東海全體夥伴的一封信。 信中表達對做錯事的鄭捷視為家人一般包容,以及對受害者與社會的遺憾與慰問。東海大學也對此事件成立專家委員會,進行具體且深入的檢討。

譴責暴力是在浪費時間 Dr. James Gilligan on Violence

「『結構性暴力』不但比『暴力行為』造成更多人死亡,同時也是造成此類行為的主因」

與其用道德觀念去譴責暴力,
我們更應該做的是改變養成暴力行為的環境;
因為這些人並不是憑藉著『自由意志』去選擇這麼做的,
而是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,便不斷被灌輸以暴力來處理事情的行事作風。
唯有在社會能將『預防犯罪』視為公共健康和預防醫學的一環來處理,
而不是只顧著譴責犯罪者的「邪惡」,才能真正降低社會的暴力程度。

恐懼的修辭:恐怖主義與民主的反挫 | 巷仔口社會學 on WordPress.com

"沒有人希望活在恐怖主義的威脅之下,但是恐懼本身,正是恐怖主義成功的關鍵,也是獨裁政權興起、挑戰民主體制的關鍵。因此,我們需要的,是警戒「恐懼」對民主體系的傷害,以更開放、多元的態度,面對歧異,消弭恐怖主義的種子,而不是以冗長的人龍、以及繁瑣的程序,來「阻絕」「恐怖份子」;我們必須以更複雜的理由分析與說明,取代簡化的故事與社會常規,來看待恐怖主義的興起;我們必須真誠的面對事情的真相,即令它令人恐懼與尷尬。".

安然無恙不比遺憾好─挪威七二二屠殺案之後-風傳媒

"美國九一一事件發生當時,反恐專家的結論是,原始落後的國家建設容易被摧毀,進步文明國家的秩序則容易遭破壞。我很難歸類挪威屬於哪一類型,她有進步國家的內涵,卻有原始部落的從容,除了挪威政府辦公大樓周邊,以及烏托島之外,我發現奧斯陸短短一星期內已幾近恢復元氣,它沒有演變成政治激情的對壘,沒有在政黨交責中捲入彼此糾纏的棉線,從奧斯陸前往烏托島的路上,在奧斯陸大教堂的玫瑰花叢中,我知道這個國家發生了什麼事,他們沒有試圖掩蓋它、輕視它,但同樣也沒有渲染它、擴大它,沒有讓一齣悲劇演變成鬧劇。"

全文網址: 好文嚴選:安然無恙不比遺憾好─挪威七二二屠殺案之後-風傳媒 http://www.stormmediagroup.com/opencms/review/detail/0ed5c47b-e15f-11e3-9580-ef2804cba5a1/?uuid=0ed5c47b-e15f-11e3-9580-ef2804cba5a1#ixzz32V7OPFuj
Powered By StormMediaGroup.com

克里斯 夢想天空

這就是我們忽略的關鍵。
因為在台灣,犯錯的人就該死,所以矛頭會全部指向犯錯者,
然後頗析他、挖掘他,
只為了找到讓自己心安的殺人原因,再把自己和這些原因劃清界限。
例如:「血腥電玩」、「社會不安」、「心理疾病」、「從小幻想」,
卻從來沒有想花心力去瞭解「真正的原因」。

冷靜的筆

文/楊鎮宇 (廢話電子報主編) 關於昨(5/21)晚發生的捷運殺人事件,不少人認為要判兇手死刑。先談效果,如果之前的死刑有用的話,那為啥還會有這次的捷運殺人事件?若談真相,就連事件發生當下的狀況,都還沒有搞清楚,要有什麼理據來談論死刑與否? ...

一起面對(20140522廢死聯盟新聞稿)

從集體傷痛經驗來看,無論是否身處北捷事件現場,全台灣人民都共同體驗了這場悲劇並且同感威脅。如何面對這樣共同的傷痛經驗,並且重拾生活、恢復對人性的信任?廢死聯盟建議現在應該冷靜下來,一起面對並理解這樣的經驗,盡量述說個人的感受和擔心,多一點互相傾聽和瞭解。身體的傷痛可以被治療,留下的傷疤會提醒我們經歷過的傷害,心理的傷痛無法治癒也沒有傷疤,但是需要被理解。 - See more at: http://www.taedp.org.tw/story/2685#sthash.EUTWHEbl.dpuf

張智程:【京都想想】日本社會為什麼會出現「通り魔」? - 想想Thinking Taiwan - 想想台灣,想想未來

日本社會在九○年代開始頻繁的出現無差別殺人事件,這樣的嫌犯又被稱為「通り魔」,剛開始,日本社會跟今天的台灣一樣感到驚恐與憤怒,某些輿論開始支持國家應該執行更多死刑、應該付與警察和司法更積極的權力去防堵無差別殺人事件,但是,當日本社會發現,這些一切所謂的「防堵」措施都沒有辦法遏止通り魔事件接連發生。

不要重複播放捷運喋血影像 20140522 | 蘋果日報

挪威新聞業昔日遭遇的困難、反省和公眾的作為,都是台灣值得參考的部分。因為新聞媒體對於災難、重大意外事件的報導,若不能維持自律和關注倫理,那恐怕很容易造成第二波的傷害。如此一來,扮演社會公器的媒體,可能反倒成為一途製造動亂的犯罪者幫兇,或者觸犯人權的社會凶器。